想做广告?点这里☆

对《大珰》的全部评论

共 20 条

有点小失望。 等一个惊才绝艳的强受。各种铺垫也给了这个印象,可在谢的面前,即使自卑,廖也实在是弱的可怜可叹。文笔剧情是没啥好诟病的。

好看,追追追

2016-09-19 更新评论

受在攻面前好少女……和预想的相差有点。

hehedtk 在看评分: ★★☆昨天 23:48

故事梗概:

攻受本来是对头,机缘巧合发展成笔友,面基以后看对了眼。攻之前有老婆的,看对眼后立马弯了,在受面前时刻处在发情中。情窦初开的少女受,半推半就,半勾引,懵懂的想被艹。由于两人身份地位悬殊,立场对立,文章充斥着一种背德偷情的刺激,肉来得比较迟,受专门买了私宅共两人苟且。攻屌大,种马。受表面清纯,内在YD。作者金手指太明显,知道他们的丑事的人都帮他们瞒着,进了死牢他的死对头也护着他,还要救他。受的2个亲信死了,1个是攻促使的,攻完全不内疚,受无动于衷,继续开车,还吃醋把攻摸过的一个戏子的指甲盖拔光了。多年出生入死的陪伴,也抵不过半路遇上的一根屌。一群亲信还傻子一样护着他,为他去死。窝囊废攻,简直开挂,去大珰府邸,到死牢里打地铺,都来去自如,剧情为艹而艹。看私宅的老头和狱卒都鄙视他们。

人物分解:少女受明明像,没开过荤的大龄少女受,但是很想要。常年跟老婆分居的痴汉窝囊废攻。受出场较惊艳,误以为是个有气场的人物。被作者骗了,受后面萎了,白花花的腿臀胜过水嫩的小姑娘,腿瘸,身软腰细易推倒,作者非说他是会骑马打仗的太监,多年来得作者庇佑,遇见攻之前是个雏,只让他被废柴攻推倒。攻多次提到受像女人,受并没有表示异议,所以也喜欢被当做女人?不明白为什么耽美要写像女人的受,干脆写BG得了。攻是个手无缚鸡之力无权势无背景的小官,情商感人,色欲熏心,作者非说他是个清官。

攻要求留宿受的府邸,早上起床私自到处翻看受的书架,没教养!!!

作为古人以及文化人,攻受太不要脸了,有辱斯文。

大白天的攻轻易闯进受家,半强迫半哄骗的射了受一屁股。受的手下们在门外听墙根。大概大家也想看看督公是不是真的自甘下贱,伏雌吧,呵呵。受挺愿意被攻当戏子,小唱玩的。第一场肉攻自顾自的爽了,受自己没快感也挺乐意的。第二场肉攻舔受被全阉残破的尿道口,第一次看肉看萎掉了,攻把受比作观音菩萨,亵渎佛教。第三场肉读着小黄书助兴,互看撒尿,真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俩东西。第四场肉受对头的手下屠钥在外面偷窥,看受尿尿清洗下体,看受被攻艹尿,自己也硬了。后来他把受从死牢提出来想艹受,受不愿意他就放弃了。证明受是白莲花?

明明已经局势紧迫了,这俩开始天天滚床单,对比之下显得越发的低俗,金棠被抓挖去双眼,攻从受床上爬起来,跑到狱中假扮屈凤冲好人,还吻了金棠的额头,促使金棠咬舌自刭,攻的脑子大概是长在裤裆下面的。

木油 在看评分: ★★☆2016-11-5 22:32

文笔了得,人物群像描写厉害,不过太短了,等养肥

2016-11-05 更新评论

更新太慢不说。受也太娇气了吧,各种被攻抱就软的走不动路,太监不应该欲念很小么?h

攻也没啥魅力,只看到急色,挺恶心的

二丫 抛弃评分: ★★★2016-11-25 12:52

攻受相遇相知后,作者虽然还写了很多情节,但都是相似的,感觉像复制的。受的羞涩腼腆胆怯写的很传神。

玩儿 在看评分: ★★★☆2016-9-20 15:09

文笔了得,在微博读了个楔子就跌入坑了。晋江和微博同步更新。

明代权宦当道,这“大珰”指的就是掌权的大太监。

故事从 谢一鹭(攻) 初到南京开始,这位书生性格耿直倔强,被北京的司礼监大宦官“老祖宗”钦点了探花,却不肯像同侪一样去谢恩,于是被从北京都察院贬到了南京兵部。一次宴席应酬后,偶然在灵福寺门前小巷的一座荒废石灯里发现几张纸,其中一张写着“难鸣”二字,字迹遒劲,似有悲愤之情力透纸背,触动了谢大人那贬谪异乡的神经,回信道“谛听”——就此与这位未曾谋面的知己成了笔友。谁知这位笔友却是南京城有名的四品大珰 廖吉祥(受) ,早年在甘肃监枪,杀过鞑子伤过腿,如今雄踞南京坐拥富贵权势,平时却不显山不露水的,是个狠角色。排行第八。

主攻 ,情节随谢一鹭的见闻展开, 群像戏有,目前出场的角色都很有特点

屈凤,字思慕,与谢一鹭一同调来南京兵部的公子哥儿,在谢这里是个充当“包打听”作用的本地朋友,可看着有家有室却对小谢很热络,总感觉他要么是兵部打入阉党的眼线,要么是反过来,不知是不是我想太多;

郑铣,南京镇守大太监,是个在南京与廖比肩的角儿,面若桃李,行事张扬,跟北京的“老祖宗”不对付,与锦衣卫屠钥交好,排行第九,关于这排行没有细说,且看后文;

过小拙,郑铣的小情儿兼耳目,专在酒桌上听消息;

阮钿,廖吉祥的手下之一,贪钱、逞凶、直肠子;

亦失哈是阮钿手下,张彩是金棠弟弟,虽分属廖旗下不同势力,但是一对莽汉x天真的cp;

阿留,阮钿的手下,狸猫儿似的小孩儿,却是个哑的,喜欢过小拙;

金棠,廖的手下,右眼一颗泪痣,张彩的哥哥,很有城府;

梅阿查,廖的大管事,排行第七,年轻的高个子,玉树临风,似乎与郑铣有些暧昧(?)

……

目前八更, 印象最深就是受的出场,场景光影有如油画

诵经声停了,朱红的柳叶格殿门单开一扇,阳光投进晦暗的大雄宝殿,照亮了佛前一块方寸之地,那里附身跪着一个人,窄袖白袍,扭头看着殿外,头上是熠熠的金灯香火,和释迦牟尼佛不动不破的慈悲容颜。

  谢一鹭瞬间哑然,这人有一股气韵,和石阶上那队气势汹汹的净军无关,和铜盘里那堆高高搭起的银子也无关,不是位高权重的霸气,而是沉淀到骨子里的从容。

  这是廖吉祥吗?谢一鹭诧异,和郑铣太不一样,郑铣浑身透着奢靡煊赫的人间烟火,他却冷冷清清。

扫雷 :攻在北京有槽糠之妻,不知下文如何交代

2016-09-01 更新评论

第九章继续铺线,南下来收贡梨的太监戚畹是北京“老祖宗”眼前的红人,排行第三

2016-09-04 更新评论

新cp,屈凤x金棠?

2016-09-12 更新评论

补更新,主cp互动很戳,廖吉祥堂堂四品大珰,向一个六品小官小心询问怎么称呼,而两人明知彼此姓名——实是请谢一鹭允许自己以字相称。杨柳溪岸,廖养春,谢春锄,似是初识。

Days 搁置评分: ★★★☆2016-12-17 22:54

写得有点过。毒里掺糖。

12